消防文化

(散文)火的控訴

开封消防 2015-12-14 16:08:12

我是一團火,一團孤獨無比的火。人類只看到我燃燒時的壯烈,卻看不到我的悲傷。我穿梭在千家萬戶,爲他們帶去溫暖。我遊走在各個區域,給他們帶去支援。可是我知道他們並不那麽喜歡我,甚至有人說我是禍患。禍患?沒有我這個“禍患”他們怎麽可能吃上熱騰騰的飯菜?沒有我這個“禍患”他們怎麽進行日常工作?人類啊,你們享受著我所帶來的一切,怎麽忍心將自己的過失全部推卸到我的身上!

記得那是一個悶熱的午後,我在一家木制品加工廠裏幫忙,這個廠的廚房在作業區內,裏面還有幾個簡易隔間,有人在休息,爲他們准備晚飯的是一個中年婦女,從她找我幫忙的那一刻起,我就努力地發光發熱,鍋子裏的油漸漸地沸騰了起來,原本在一旁的婦女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裏,油的溫度越來越高,可是人卻遲遲沒有回來,我想讓自己變弱一點,可是那麽多木材已經被我點燃我無能爲力,只有努力地壓抑著自己不讓自己燒的太烈。

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,鍋子裏的溫度已經達到了一個臨界點,我想我也堅持不了多久,“轟”的一聲,我最終還是沒有控制住自己。這時候婦女匆匆地趕過來,她錯愕地看著我,然後慌張地在四處尋找著什麽,“快拿鍋蓋!快拿那盆菜!”任憑我如何在鍋上嘶吼,她都沒有感應,最後看到她提了一桶什麽東西匆匆向我走來,然後……

水無奈地看著我苦笑,我的心也頓時跌到了谷底,很快,我爬上了房頂,覆蓋了周圍一切可燃物……婦女仍舊不甘心地拿起掃帚狠狠拍向我,這時外面已經被濃煙占領,隱隱聽到濃煙在說,來人啦,你躲一下吧!我不禁冷笑,躲?我該怎麽躲!不一會兒外面趕來了幾個人,見勢不對,才帶著婦女匆匆地離開,當我到達廠內作業區的時候已經有好幾個人倒下。一不留神一個滅火器向我飛了過來,我不禁搖頭,順著那些堆放的木材向簡易的隔間蔓延,剛到門口就看見一個人掙紮著想從裏面出來,可是通道上到處堆放的貨品已經被我點燃,熊熊烈焰不斷吞噬著微薄的空氣,滾滾濃煙模糊了所有人的視線。“我在這兒!我在這兒!”看到那堆積如山的貨物後,幾具滅火器奮力地怒吼著,可是剛才呼救的人已經沒有了任何反應……

突然一陣急促的警笛聲響起,我知道他們來了,每一次當我不能自控的時候,他們都會來幫助我。與其說他們是我的克星,不如說他們是我的朋友。“快,進去救人!”他們就這樣頂著烈焰,抗住高溫進來了,一張張嚴峻的臉龐讓我一顆懸在半空的心終于落了下來,“嘩嘩”的水聲響徹耳旁,我和水撞了個滿懷,都說水是我的天敵,其實他們不知道,水是我無聲的控訴!

(邱雅潔)

設爲首頁 | 加入收藏